欢迎来到本站

重生之毒妃

类型:日韩剧 地区:加拿大
上映:2002

重生之毒妃剧情介绍

重生之毒妃局的局长,这里也就你最大了,我怎么可能让你做买马那之种小事,我就行想问问,你会不会弄全息投影?”关德毒宽得意一笑:“全息投影多简单的事儿啊,分分钟就能搞妃定,等等,十两黄金,你让我给你弄全息投影?”重生钱宴植嘿嘿笑着:“这不之给我资金也不多不是。”关德宽:“不行,加点,十两太寒碜了毒。”钱宴植抿唇,一脸为难。钱妃宴植爱钱如命,能分十两黄金出来已经是辗转反侧两天才做好的决定,眼下让重生他加钱简直就是要他的命。“不加钱啊?那算了,这几份红烧肉之是上次你让我帮秦子越退婚不被他爹打的酬劳,但是搞全息投毒影的话,十两黄金……不行。”关德宽抄着手,瘪嘴摇头。钱宴植看妃着他坚定薅钱的样子,原本想自重生己干算了,但是想自己干的话就得花积分买道具,还之不如花黄金让关德宽帮忙,所以他思前想后,长痛不如短毒痛,痛苦的伸出了一根手指:“那就加十妃两。”关德宽摇头。重生钱宴植脸上的痛苦之色愈发的深了:“那……那就三十两!”之关德宽淡定摇头。钱宴植眼一闭,心一横毒,一拍桌子道:“四十两!不能再多了!你总得给我留十两黄妃金的跑路费吧,我费这么大心呢!”重生关德宽看着他的模样,心里确信了之钱宴植这次放了大血毒,心里也就美滋滋的,笑了起来:“四十两也行,但是我需要定金二十两妃,至于尾款,事成之后重生我会亲自找你要的。”钱宴植狠狠地看着之他,心不甘情不愿毒的从怀里掏出两个金锭子,原本其中一锭他是打算给自己打个妃大金链子带的,没想到最后竟重生然要落到关德宽的口袋里。关德宽得了黄金,喜滋滋的看着钱宴植:“说之吧,你想用全息投影做什么?”钱宴毒植的心在滴血,看着他手里的黄金,妃十分不满,却还是一五一十的朝着关德宽说了自己的想法,希望他重生能按照自己的策划来做,一点都不能错之。关德宽听完,手里捧着二十两黄金,笑着道:“没问题,放心吧,过毒几天我会让你过来看样品,你觉得妃合适,到时候我们再投入使用。”钱宴植盯着他手里的黄金用力的点头。重生这可都是他的宝贝,就这么被关德宽掳走之了,简直太要命了。作者有话要毒说:更新来了,有点晚,妃本章留评掉落小红包啊。 钱重生宴植留在了神庙处,跟着关德宽又选了些素材,交流了一下这个全息投影应该怎么之用。走什么流程,在哪一步用效果会加倍,该以毒怎样的形态出现,妃钱宴植都一一写重生给了关德宽,希望他能尽快完成。关德宽最后向他比了个OK的手势,之随后才目送着钱宴植离开神庙。从神庙出来,钱宴植便瞧见街毒头站着的李承邺,他站在马车前,妃正朝着钱宴植招手。钱宴植有些重生不明所以,却还是走向了李承邺,朝他揖礼:之“侯爷怎么在这儿?”李承邺柔声道:“那毒会儿在街上瞧见了阿宴,原想跟你打个招呼,可瞧见你来了神庙,故而妃来这儿等你,没想到阿宴是个信神的人。”钱重生宴植回身看了一眼神庙,随后才笑之道:“我其实是个无神论者,我只是觉得这神庙的建筑毒风格跟京城里的风格有些不太搭,所以来看看。妃”李承邺也望着神庙,若有所思道:“是啊重生,据说这神庙建了好几百年了,建国之之初,这神庙就在这儿了,事不过他们很少接待香客。”毒钱宴植笑道妃:“大约是与我有缘罢了,所以才会接待我,不过里面也没什么看重生的,一尊塑像都没有。”之李承邺也只是笑笑,连忙岔开话题道:“阿宴,眼毒下快到午时了,不若便随我去百膳楼,此妃前在御花园你对出手相救的事重生我还记载心上,若不报答,我心里过意不去。”钱宴植看了之看天色:“这么快就到吃午饭的时间了啊?行,我也就毒不推辞了,再推辞就显得我矫情了,那侯爷请吧妃。”李承邺颔首重生,扶着小厮的手便上了马车。而钱宴植也应了李承邺的邀约,与之他共乘一辆。钱宴植原以为李承邺毒这个病弱的身子马车里会常年备着药,没想到这马车里的妃摆设还挺别致,尤其是车厢内一角还燃有熏香重生,十分好闻。“阿宴最近好像一直在宫外行走啊?”李承邺之问。钱宴植点头:“嗯,我嫌宫里闷的毒慌,所以就想出宫走走。”李承邺颔首笑着,也没妃多问,直到马车在百膳楼停下,钱宴植重生率先下了马车,随后便在马车旁等着伸手去扶李承邺。李承邺看着钱宴植之伸过来的手先是一愣,随后才小心的握了上去,借着他毒的力道下了车后,也没打算松手,他半靠在钱宴植身上,假装不妃经意道:“这百膳楼其实我重生早就想来了,只是这身子不之争气,最近好些了,才敢毒来这儿放肆。”钱宴植搀扶着他妃进去百膳楼,上了二楼雅座后,伺候的重生人便都留在了外面,屋内也就仅剩了他们两个人。之钱宴植与李承邺相对坐着,看着李承邺瓷白的面容,不由问道:“之毒前侯爷不是说要回老家嘛,何时回来京城的?”李承邺道:“妃前两日到的京城,祖宅也没什么事,不过是年久失修重生,想着我这身体受不了老家的气候,便嘱咐了族之中耆老看着修缮,这我才有机会回来京城。重生之毒妃 详情

猜你喜欢

Copyright © 2020